最严“限塑令”落地 可降解塑料发展未来可期

本报首席记者 梁文艳报道

最严“限塑令”来了。

“别说北京了,就是你们老家农村那边,都得用这种可降解的塑料袋。”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附近京客隆超市一名收银员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

“‘限塑令’这么严吗?就连农村那边的超市也要用?”记者问。“那可不,太严了,不用就罚款,如果你买塑料袋,我给你的不是可降解的,我们这里发现一次罚款一万。”

“那监管部门怎么知道你给我的是不是可降解的塑料袋。”记者再次问道。“他们会派人来暗访,一旦发现,就罚款,所以我们也犯不上,上面的政策还是要遵守的。

一位水果店的老板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以前也有政策,限制使用购物袋,但是你看看哪个商超超市没有购物袋?但这次不行,你看我们这里,必须用可降解购物袋,如果不用,万一被举报了,就罚款。

从政策方面来看,去年年初,国家发展改革委和生态环境部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被业界誉为“史上最严限塑令”。该文件规定,到2020年底,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城市建成区的商场、超市、药店、书店等场所以及餐饮打包外卖服务和各类展会活动,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全国范围餐饮行业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地级以上城市建成区、景区景点的餐饮堂食服务,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餐具。

同年4月份,由国家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组织起草了《禁止、限制生产、销售和使用的塑料制品目录(征求意见稿)》,有13类塑料制品列入其中。

记者注意到,从当前全国的新闻报道来看,此次“限塑令”的确与2008年的“限塑令”有很多不同之处。例如新版“限塑令”在执行落地方面较为严格。此外,新版 “限塑令”不仅仅只针对购物塑料袋,还将塑料棉签、吸管等13类塑料制品列入其中。

据了解,塑料棉签产生的塑料垃圾量并非最大,但由于塑料棉签体积小、回收难,容易流入自然环境,被海洋生物误食,也被各国所禁塑。

2020年7月1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生态环境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等部门就落实《意见》发布了《关于扎实推进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在8月中旬前出台省级实施方案,确保如期完成目标任务。

记者通过梳理资料发现,目前,北京、上海、广东等多个城市发布了地方版“限塑令”。

据记者了解,新版“限塑令”将在2020年底率先在部分地区、部分领域禁止、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的生产、销售和使用。到2022年在塑料污染问题突出领域和电商、快递、外卖等新兴领域,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塑料减量和绿色物流模式;到2025年,塑料制品生产、流通、消费和回收处置等环节的管理制度基本建立,重点城市塑料垃圾填埋量大幅降低,塑料污染得到有效控制。

需要指出的是,早在2008年6月1日实施的“限塑令”,禁止了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袋生产与使用,并规定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不得再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

不过,有观察者认为,2008年的“限塑令”虽然规定禁售超薄塑料袋,但商场里照样有的是。下一步还是要有监督才有执法的动力。比如说,主管部门要监督下级,检察院可以对不履行监管职责的部门提起行政公益诉讼以及社会监督。

除了在落实方面进一步加强外,我国的可降解领域也有了进一步发展。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塑料制品产量高达8184万吨,约占全球1/4。与此同时,2019年我国生物降解塑料消费量仅为52万吨,参考欧洲生物塑料协会的数据,我国生物可降解塑料消费量全球占比仅为4.6%,显著低于全球平均水平。报告指出,从“限塑”到“禁塑”,政策有望推动可降解塑料的渗透节奏进一步加快。

有二十年制浆造纸工作经验的源本汇总经理范桂文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限塑令”的基本原则之一就是可循环、易回收、可降解,研发推广性能达标、绿色环保、经济适用的塑料制品及替代产品,培育有利于规范回收和循环利用、减少塑料污染的新业态新模式。

上一篇:最严“限塑令”落地 可降解塑料发展未来可期
下一篇:八亿橡胶:未来5年将形成集团化优势-塑料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