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入海千頃綠-塑料槽板

原標題:黃河入海千頃綠

黃河入海千頃綠-塑料槽板

黃河入海千頃綠-塑料槽板

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景觀。

黃河入海千頃綠-塑料槽板

黃河入海千頃綠-塑料槽板

■編者按 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保護黃河是事關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永續發展的千秋大計。2019年9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作出了加強黃河治理保護、推動黃河流域高質量發展的重大部署。

九曲黃河從山東入海。做好黃河三角洲保護工作,是習近平總書記對山東的殷切囑托。地處黃河下游,工作力爭上游。山東省委、省政府堅決落實“重在保護,要在治理”的要求,突出黃河三角洲保護,打造黃河流域生態建設先行區。山東把生態環境保護作為首要任務,狠抓水體、河岸、河口系統治理和修復,實施黃河沿岸濕地資源、植被、動物等生物多樣性保護計劃,高標准推進一批骨干生態修復工程。

為全面生動反映山東做好黃河三角洲保護工作的新進展、新成效,本報記者以黃河入海之地東營作為觀察樣本,深入採訪調研,推出此文。敬請關注。

“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萬裡黃河,從青藏高原的巴顏喀拉山奔流而下,蜿蜒5464公裡,從東營注入渤海。河海交匯,大河息壤,創造出年輕的土地,也是世界上增長速度最快的土地——黃河三角洲。

黃河三角洲面積5450平方公裡,其中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面積1530平方公裡,這是我國暖溫帶最完整、最廣闊、最年輕的濕地生態系統。這裡既有滄海桑田的神奇與遠闊,又有黃龍入海的壯觀與長河落日的靜美。

“堅決做到保護第一,堅決做到生態優先,堅決做到系統治理。”省委書記劉家義的話,代表了山東人民堅決扛起做好黃河三角洲保護工作這一重大責任的心聲。

面對大自然的慷慨饋贈,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正用心用情用力呵護這份獨一無二的寶貴自然財富!

鳥兒戀上這座城

【題記】水和鳥——在三角洲,盡是黃河水與鳥兒的故事。黃藍交匯處,蘆花飛雪,百鳥翔集,迎接著萬裡大河。鳥兒歡叫,鳴啼比四季悠長。河海相激,三角洲是物種保育的方舟﹔水鹽拉鋸,三角洲又處在脆弱的邊緣。缺水嚴重、土地鹽鹼,在重重制約中,這裡的人們,自覺擔當起黃河入海口對全流域、全國乃至全球的生態責任,堅定守護著“鳥類國際機場”和“渤海魚倉”,讓全世界的鳥兒戀上這裡。

世界大江大河治理經驗表明,河流是流動的有機體,全流域是一個生命整體。江河治理,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美國在治理“大泥河”密西西比河過程中,將整個流域分干流、支流和小支流三級進行統籌,上中下游工程管理協調全線聯動,扭轉百年來“三年一洪水”的局面﹔曾經被稱為“歐洲下水道”的萊茵河,二戰后成立了保護萊茵河國際委員會,多國共治一河水。萬裡黃河治理,更需“一盤棋”思想。地處入海口的東營,在黃三角保護治理中,正彰顯了這一點。

黃河入海口,有一遠望樓。盛夏七月,登高遠眺,三角洲平坦廣袤,綠色蘆葦無邊無際。黃河滾滾,奔入大海。雄渾黃、滄桑藍、蒼莽綠,在這裡涂抹出一幅天然畫……

畫卷之間,一隻隻鳥兒,飛起飛落,飄然而來,怡然遠去。鳥類是生態質量的晴雨表。“照顧好了鳥類,你就解決了世界上大部分的環境問題。”

黃河入海口的人,有多麼愛鳥?

東營市德州路與東二路交叉口,德州路在這裡向北拐了個慢彎兒,繞開了一片小樹林。樹林裡,棲息著6000多隻白鷺。7月28日,東營市觀鳥協會秘書長單凱,向我們講起“道路讓白鷺”的故事。德州路向西建設延長線,規劃線路穿過這片樹林。觀鳥協會找政府反映,很快,施工即被叫停。接著,方案修改,道路向北移了200多米。為了這200多米,附近油田設施進行了遷移,市裡多花了5000萬元。

受呵護的,豈止是白鷺。

單凱喜歡拍鳥,聊起鳥來,滔滔不絕:東方白鸛喜歡在高處做巢,人們就豎起水泥杆,頂端搭起碗狀的“巢托”,讓鳥兒在上面銜枝做巢﹔秋天,大雁等候鳥需要吃食,人們有意把稻子收割七八成,留下一些給鳥吃﹔鳥兒繁殖需要隱蔽場所,人們便在幽靜之處給鳥堆造了幾十個“繁殖島”﹔遇到受傷的珍稀鳥類,市民不惜往返百余公裡,把鳥兒送到保護區療傷……

黃河入海口的人,為何這樣珍愛生態?

上一篇:衡水梯度培育科技型中小企業見實效-塑料托盘
下一篇:天然橡胶半月震荡调整 主产国发声稳定后市-pa6塑料